逆风收购化石燃料资产股神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

作者:威廉亚洲 发布时间:2020-07-13 02:46

  对于2020年的市场动向,哪怕是业余观察者也知道一件事:能源行业哀鸿一片。石油股下跌,破产企业增加,更不用说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大张旗鼓地推行以低碳为特色的“绿色新政”。

  那么,为什么世界上最成功的选股高手、商业大亨沃伦·巴菲特现在要做多化石燃料呢?

  美东时间7月5日,巴菲特终于打破数月的沉寂,再次祭出大手笔。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宣布斥资40亿美元收购道明尼能源公司(Dominion Energy)的天然气输送网络和储存资产,并承担57亿美元的债务。此举表明,巴菲特非常看好化石燃料在可预见未来的财务价值。

  这个时机煞是奇怪,道明尼能源的首席执行官此前表示,出于财务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这家总部位于里士满的公用事业公司希望退出天然气业务。道明尼能源已经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该目标要求其迅速转向可再生能源。这是包括壳牌和英国石油在内的一些世界最大能源公司所青睐的战略。(天然气的碳排放量约为煤炭的一半,因此经常被吹捧为一种更加环保、更有助于减排的替代能源,但它的低碳程度仍然不足以实现最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

  通过收购这些资产,巴菲特将获得一个东海岸液化天然气(LNG)航运码头,这是美国仅有的六个LNG终端之一。而正是这些基础设施,帮助美国蓬勃发展的页岩气行业非常方便地将其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不幸的是,世界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天然气:由于持续多年的页岩气热潮导致天然气严重过剩,再加上新冠疫情对需求端的冲击,其价格在今年5月跌至25年来的最低点。

  这笔交易还会让巴菲特背上一些政治包袱。在7月6日的电话会议上,道明尼能源的首席执行官汤姆·法雷尔二世表示,对天然气输送和储存业务的投资“很容易招惹官司、极具不确定性,而且非常昂贵。”

  在这个行业,旷日持久的官司俨然成为“一种趋势。”法雷尔补充说,“尽管我们对美国的经济增长和能源安全深感担忧,但这种新现实使得我们无法按照既定步伐发展壮大这些资产。”

  在出售天然气业务的同时,道明尼能源宣布放弃与杜克能源(Duke Energy)联合开发,旨在将天然气从西弗吉尼亚州输送到北卡罗来纳州的大西洋海岸管道项目。法雷尔解释说,这一决定反映了围绕此类项目的“大规模不确定性”。同一天,一名联邦法官裁定达科他输油管道采用不当方法获得一项关键的环境许可证,并下令将其关闭。

  对于这笔收购交易背后的理由,巴菲特透露甚少,但他不太可能被环保压力所左右。多年来,这位“奥马哈先知”跨越能源鸿沟,两头下注。他既大举投资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又构筑起了一个庞大的传统能源组合,并由此成为世界上碳密集度最高的亿万富翁之一。

  巴菲特或许持有这样一种颇为得体的观点:从长远来看,随着美国经济逐步摆脱新冠疫情阴影,能源需求将驶入上升轨道,而他的新资产非常符合这种前景。他赌的是,化石燃料将比可再生能源项目更迅速地满足这种需求。

  市场观察家很可能会承认第一点。未来几十年,在人口增长、工业化、全球中产阶级崛起等因素的推动下,世界将面临与日俱增的能源需求——同时还要努力实现能源多样化。事实上,埃克森美孚等公司预测称,世界将在未来几十年需要更多的能源,而其中大部分需求仍然将由化石燃料来满足。这些能源巨头甚至高调宣称,其投资策略正是建立在这一假设之上。

  国际能源署警告称,尽管引人注目的减排承诺层出不穷,但这些承诺缺乏投资支撑。该机构在今年2月表示,世界上最大的油气公司仅有1%的投资用于清洁能源。本月早些时候,国际能源署再次警告说,世界根本无法满足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

  此外,如果世界经济真的开始复苏,新冠疫情很可能会让那些规模庞大、并且生存下来的能源公司(或投资者)受益。早在这场危机爆发前,美国页岩气行业就负债累累,异常脆弱。到5月底,需求下降已经导致页岩气先驱切萨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和怀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等公司相继阵亡,就连一些业界巨头也宣布大幅削减短期产量和长期投资。

  如果巴菲特的新资产非常稳健,足以承受不景气年份对油气行业的不利影响,那么对于股神来说,这些资产就有可能是一笔颇具价值的收购。

  与此同时,自巴菲特宣布这笔交易以来,天然气价格已经上涨8.1%,继续从6月下旬创下的数十年低点回升。这表明他的赌注背后不乏推动力。但回报并不是必然的。截至7月8日早间,天然气价格较年初累计下降了14.6%。(财富中文网)

  对于2020年的市场动向,哪怕是业余观察者也知道一件事:能源行业哀鸿一片。石油股下跌,破产企业增加,更不用说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大张旗鼓地推行以低碳为特色的“绿色新政”。

  那么,为什么世界上最成功的选股高手、商业大亨沃伦·巴菲特现在要做多化石燃料呢?

  美东时间7月5日,巴菲特终于打破数月的沉寂,再次祭出大手笔。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宣布斥资40亿美元收购道明尼能源公司(Dominion Energy)的天然气输送网络和储存资产,并承担57亿美元的债务。此举表明,巴菲特非常看好化石燃料在可预见未来的财务价值。

  这个时机煞是奇怪,道明尼能源的首席执行官此前表示,出于财务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这家总部位于里士满的公用事业公司希望退出天然气业务。道明尼能源已经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该目标要求其迅速转向可再生能源。这是包括壳牌和英国石油在内的一些世界最大能源公司所青睐的战略。(天然气的碳排放量约为煤炭的一半,因此经常被吹捧为一种更加环保、更有助于减排的替代能源,但它的低碳程度仍然不足以实现最雄心勃勃的减排目标。)

  通过收购这些资产,巴菲特将获得一个东海岸液化天然气(LNG)航运码头,这是美国仅有的六个LNG终端之一。而正是这些基础设施,帮助美国蓬勃发展的页岩气行业非常方便地将其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不幸的是,世界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天然气:由于持续多年的页岩气热潮导致天然气严重过剩,再加上新冠疫情对需求端的冲击,其价格在今年5月跌至25年来的最低点。

  这笔交易还会让巴菲特背上一些政治包袱。在7月6日的电话会议上,道明尼能源的首席执行官汤姆·法雷尔二世表示,对天然气输送和储存业务的投资“很容易招惹官司、极具不确定性,而且非常昂贵。”

  在这个行业,旷日持久的官司俨然成为“一种趋势。”法雷尔补充说,“尽管我们对美国的经济增长和能源安全深感担忧,但这种新现实使得我们无法按照既定步伐发展壮大这些资产。”

  在出售天然气业务的同时,道明尼能源宣布放弃与杜克能源(Duke Energy)联合开发,旨在将天然气从西弗吉尼亚州输送到北卡罗来纳州的大西洋海岸管道项目。法雷尔解释说,这一决定反映了围绕此类项目的“大规模不确定性”。同一天,一名联邦法官裁定达科他输油管道采用不当方法获得一项关键的环境许可证,并下令将其关闭。

  对于这笔收购交易背后的理由,巴菲特透露甚少,但他不太可能被环保压力所左右。多年来,这位“奥马哈先知”跨越能源鸿沟,两头下注。他既大举投资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又构筑起了一个庞大的传统能源组合,并由此成为世界上碳密集度最高的亿万富翁之一。

  巴菲特或许持有这样一种颇为得体的观点:从长远来看,随着美国经济逐步摆脱新冠疫情阴影,能源需求将驶入上升轨道,而他的新资产非常符合这种前景。他赌的是,化石燃料将比可再生能源项目更迅速地满足这种需求。

  市场观察家很可能会承认第一点。未来几十年,在人口增长、工业化、全球中产阶级崛起等因素的推动下,世界将面临与日俱增的能源需求——同时还要努力实现能源多样化。事实上,埃克森美孚等公司预测称,世界将在未来几十年需要更多的能源,而其中大部分需求仍然将由化石燃料来满足。这些能源巨头甚至高调宣称,其投资策略正是建立在这一假设之上。

  国际能源署警告称,尽管引人注目的减排承诺层出不穷,但这些承诺缺乏投资支撑。该机构在今年2月表示,世界上最大的油气公司仅有1%的投资用于清洁能源。本月早些时候,国际能源署再次警告说,世界根本无法满足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

  此外,如果世界经济真的开始复苏,新冠疫情很可能会让那些规模庞大、并且生存下来的能源公司(或投资者)受益。早在这场危机爆发前,美国页岩气行业就负债累累,异常脆弱。到5月底,需求下降已经导致页岩气先驱切萨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和怀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等公司相继阵亡,就连一些业界巨头也宣布大幅削减短期产量和长期投资。

  如果巴菲特的新资产非常稳健,足以承受不景气年份对油气行业的不利影响,那么对于股神来说,这些资产就有可能是一笔颇具价值的收购。

  与此同时,自巴菲特宣布这笔交易以来,天然气价格已经上涨8.1%,继续从6月下旬创下的数十年低点回升。这表明他的赌注背后不乏推动力。但回报并不是必然的。截至7月8日早间,天然气价格较年初累计下降了14.6%。(财富中文网)


威廉亚洲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